信陽女孩印度洋桃園二手餐飲設備上演現實版奇幻漂流
  在澳洲原花店住民區為小朋友拍照
  帆船靠岸後採隨身碟購補給,閑暇之餘看看書
 乘坐熱氣球感受異SD記憶卡域風情
沙漠廢預防癌症須知棄小屋前留影
  每到一處,都要用相機記錄獨特的人文風景
  □陳尚平
  獲得四項奧斯卡獎的大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狂風暴雨將帆船差點掀翻,成千條飛魚像雨點般飛來,三四十隻海豚結伴而行,大鯊魚張開血盆大口衝過來……這些視覺衝擊力極強的畫面令人記憶猶新。也許你覺得這隻是電影中的畫面,普通人永遠也無法經歷,但在現實生活中,卻有一位25歲的中國女孩,在印度洋上演了現實版奇幻漂流。她和同伴駕駛一艘帆船,海上漂流5個月,從澳洲達爾文到南非,行程一萬四千餘公里,經歷了各種險境,也看到了從未見過的美妙景觀。當同齡人還在為眾多人生課題感到迷茫時,這個名叫王雲的留學澳洲的碩士畢業生,選擇了用航海的方式去感知世界,體味人生。
  2013年12月底,王雲接受了記者的專訪,講述她的冒險故事。
  1 走進澳洲原住民區,探秘古老的自然景觀
  王雲1985年出生在河南信陽,2008年從海南大學畢業後,來到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攻讀碩士學位。
  在教堂里,她認識了當地的一對老夫婦吉姆和瑪麗琳。神學博士吉姆老人,年輕時候帶著從事護士工作的愛人一起去過哈薩克斯坦、泰國等地以及澳洲當地的原住民區做發展援助,王雲對此非常敬佩。相識一段時間後,他們很投緣,夫婦倆認王雲當孫女,並把王雲接了過來一起住。
  2010年8月碩士畢業後,王雲參加了一個在達爾文市舉辦的澳洲原住民藝術展。從此改變了她整個人生計劃。
  展後,她受邀來到相距1000公里的拉伽瑪努社區。這個社區有大約1000人,接近95%的都是Warlpiri宗族的原住民。
  以前對原住民的印象全部來自電視上的一些零星畫面,如今和他們零距離接觸,王雲感到十分激動和新奇。
  王雲要在這裡同他們吃住在一起10天。在拉伽瑪努社區,每一天都感覺很特別,手機基本沒信號,幾乎與外界隔絕。王雲以吉姆和瑪麗琳孫女的身份,與原住民交談,很快被他們接受。接觸中她發現,原住民們和現代社會很難接軌,很多人的孤立感很強。他們感興趣的事情是夏天來了,大家都坐在河邊喝酒唱歌,唱累了就在河邊席地而睡。這裡的文化是原生態文化,景色更是優美至極。天空一片湛藍,無比清晰,據說地球上,除了兩極和深海外,這裡是最清晰的天空之一。
  走進原住民社區,給王雲打開了世界的另一扇窗。
  “如果你的肉體移動得太快,靈魂就會被甩在後面”,原住民的價值觀,讓她深思。她對於澳洲、非洲歷史悠久的自然景觀產生了濃烈的興趣,決定在這些地方待上一年。她要通過海上漂流和步行的方式,去探秘古老的自然景觀。
  2 執意駕帆船海上漂流,父親要與女兒斷絕關係
  2010年8月28日,王雲決定先坐船去東南亞。
  她去了貨運港,試圖以搭貨船的方式到東帝汶,但被拒絕。隨後她去了游艇俱樂部,這裡有很多帆船。王雲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去印尼的船,卻意外發現告示欄里有一張徵召去南非的船員的啟事,還有船長馬克斯的照片,戴著眼鏡的樣子很斯文,皮膚曬得黝黑均勻,嚴肅卻很友好的樣子。
  王雲撥通了馬克斯的電話,10分鐘後,馬克斯帶著他小巧幹練的智利女朋友趕了過來,交談了一個小時之後,王雲放棄了去東南亞的計劃,決定跟著他們往西走。由於船上有個部件要更換,他們要等10天才出發,她就和他們一起游玩,也是對他們加深瞭解,因為如果跟著他們走,船上就只有他們幾個人,不瞭解不熟悉肯定不能同往。經過相處,他們很投緣。
  王雲打通了父親的電話。
  當王雲說要和剛結識的朋友駕帆船去漂流時,父親堅決不同意。
  “你如果不聽勸告非要去,那你從此以後別再回這個家!”父親對著電話一頓狂吼,但仍沒能攔住王雲。
  9月8日,他們的船正式啟航。船上一共5個人,三男兩女,船長、1個澳大利亞人、1個捷克人——3個男人,以及王雲和一個蒙古女孩。蒙古女孩暈船太厲害很快就下船了。
  王雲以前沒有駕駛過帆船,船長手把手教她:帆擺正位置,靈活掌舵,對四維風、海浪、洋流的變化靈敏應對,駕駛者需要安靜下來,感受自然,深層地感受,與其順應。耳邊呼嘯的風的來向、帆在風中的張力、船翻過一個浪衝浪下行的方向和阻力……一切都要與自己的感覺融合。
  第一次獨自駕駛著帆船在茫茫的大海中航行,王雲興奮之情難以言表。
  經過16天的航海旅行,他們到達了聖誕島,個個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般激動。很多澳洲人都不知道有這個島,但自19世紀20年代,卻有很多華人勞工曾在這裡勞作。
  王雲此時最迫不及待的事就是拿出手機給爸爸打電話報平安。
  爸爸接到女兒的電話,早就將自己說要斷絕父女關係的話拋到了九霄雲外。
  那天,王雲在自己的旅行日記中寫道:“真正的旅行者,是會一直在路上的人……海洋可不是膽小鬼去的地方。”
  短暫的休息停留後,他們又繼續向前航行。他們4個人在船上都要承擔日常任務:掌舵、打掃、蒸煮等工作,公平合理。船長花光了自己所有積蓄買這艘船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實現自己環游世界的夢想,他之所以招收船員,主要是讓大家一起分擔船隻的運行費用。他們每個人每月上繳500歐元至船長管理的公共賬戶,費用主要用來採購他們的食物和偶爾的零食。
  駕駛帆船在海上漂流的感覺,新鮮而刺激,但危險也悄然降臨。
  3 死神擦肩而過,在奇幻夢境中航行
  王雲很喜歡駕駛帆船的感覺。她一邊駕駛帆船一邊欣賞著一望無際的海面。在不同光影之下呈現出各種幾何形狀的海浪,令她倍感愜意。波浪涌起、下沉像呼吸一樣的節奏,如同魔咒般令她內心安靜下來。身在海上,王雲卻覺得自己比任何時候都活在當下。
  每當夕陽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會到甲板上,有人坐在船頭,有人坐在船尾。那種感覺很美,那一刻仿佛整個世界都被包裹住,永遠都看不倦。
  王雲一邊看著小說《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邊體驗著書中所描述的場景,那種感覺美妙至極。
  一天傍晚,夕陽透過船帆正灑在甲板上,落在海面上,煞是壯美,王雲突然發現了一隻海豚在跟著船跑。往後看,又看到好多只海豚,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海豚,王雲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圍著甲板跑了一圈,發現船的四周都是海豚,它們或前或後,或游動,或跳躍,伴著船行進,像開道一樣,又像護航,竟達一個多鐘頭。王雲圍著船數了一遍又一遍,發現竟有40多只。
  夜晚,船經過某些含磷量多的海域時,海水閃閃發光,像星星海洋一樣。船過處,由於海水和船底的摩擦,留下一條閃閃發光的痕跡。在沒有星星的海上夜晚,如同墮入萬丈深淵,只有船和四周的海面是閃亮的。夜航,意識蘇醒在自然的夢境中。
  海上的天氣變化無常,剛剛還是晴天,雨雲一過來,就立馬下起了暴雨。暴雨總是伴隨著暴風。2010年10月的一天,王雲正值班掌舵。凌晨兩點船行至可可斯群島附近的海域,突然遭遇狂風暴雨。暴風雨掀起巨大的海浪,將他們的帆船沖得東倒西歪,並拍打著船帆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四圍漆黑,疾風呼嘯。
  一陣恐懼向王雲襲來——風太大,她根本掌不了舵。此時她的一隻腳已經被海水淹沒,如果沒有系安全繩,她早就被吹進大海喂魚了。整個船被吹得與海平面成45度角,後來甚至成了60度角。
  船長來不及系安全繩,直接從船艙沖了出來,一個巨浪險些將他打到海裡。船長迅速解開船帆的繩索,將船帆放了下來。沒有了船帆,船的顛簸一下子好了很多。
  當暴風雨停下來後,王雲抱著其他船員失聲痛哭。
  雨停了,月亮很快浮現出來,天干凈明亮。抬眼望去,海面上近處星光燦爛,遠處仍然在下雨。一彎銀色的彩虹架在前方,不是七彩的而是銀色的。沒有陽光的反射,只是月亮的清輝。如果不是親眼見到,她決不會相信這世上會有銀色的虹。
  驚險過後,有一段時間比較太平,但後來發生的事卻讓王雲想起來就後怕。
  那是一次深夜航行,輪到她值班掌舵。王雲一邊駕船,一邊看著船上的兩個液晶屏。一個是航行方向的度數,一個是船下麵的水深探測。這兩個小屏幕在晚上會亮著微弱的光。在印度洋的中部,海水的深度大約一直保持在3000米以上。王雲看到咪表的指數從3000米忽然跳到300米,而後50米,而後10米。她當時嚇壞了,不明白為什麼下麵突然有固體障礙物,若撞上障礙物必定船毀人亡!她握著方向盤的手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幸好這個情況沒有持續多久,咪表又安靜地恢復了正常,回到3000米以上的孤獨狀態。直到聽到聲響回頭的一瞬間,她才看到,在月光下,黑暗的遠方海面,有個巨大的身體浮出水面,噴出幾米高的水柱,微微下潛,又再次浮出水面,然後消失於天際。
  她意識到那是鯨!原來是這隻巨大的鯨在她的船下很近的地方,安靜地經過。一個生靈和另一個生靈近距離的相聚以及對水下3000米世界的聯想,常常讓在空氣中暴露著的世界顯得淺短而局限。
  2011年2月,船到達了納米比亞,王雲跟船上的朋友們告別,下船去了非洲。她先後去了納米比亞、莫桑比克、馬拉維、坦桑尼亞、馬達加斯加、肯尼亞。2011年5月23日,她從肯尼亞到香港,幾天之後回到上海,為這段畢業後的旅行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這段漂流經歷,讓她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回到上海後,她在一家企業做市場營銷策劃工作,2013年,她收穫了美麗的愛情,一位和她有著類似經歷的加拿大男孩愛上了她,他們相約到時再度出發。(來源:羊城晚報)
創作者介紹

ju37juqqf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