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貝拉克·奧巴馬在28日晚播出的電視訪談節目中承認,美方低估了“伊斯蘭國”的威脅,並指責敘利亞是這一極端武裝的“溫床”。
  一些分析師解讀,奧巴馬字裡行間透露出,美方依舊尋求推翻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領導的政權。
  承認誤判形勢
  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欄目採訪時,被問及“伊斯蘭國”如何能攻占敘利亞和伊拉克如此大片領土以及那是否出乎他意料之外,奧巴馬附和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先前作出的相關評估,認為評估“絕對正確”。
  “我想,我們的情報總監(昵稱)吉姆·克拉珀已經承認,他們低估了在敘利亞發生的一切。”
  問及美國是否高估了伊拉克軍隊打擊“伊斯蘭國”的能力和意願時,他說:“那是事實。那絕對是事實。”
  奧巴馬沒有具體說明美方為何會作出低估或高估判斷。
  美聯社報道,在今年年初接受《紐約人》周刊採訪時,奧巴馬還對“伊斯蘭國”顯得不屑一顧,甚至把這一武裝比作籃球隊的後備隊。
  而在8月的一次記者會上,他改口道,“毫無疑問”,“伊斯蘭國”的崛起“遠比情報部門估計的要迅速”。他辯解說,情報部門“遠離伊拉克,沒有全面瞭解伊拉克軍隊是否有動機和能力應付咄咄逼人的對手”。
  本月,克拉珀告訴《華盛頓》郵報一名專欄作家,美國情報部門低估了“伊斯蘭國”且高估了伊拉克軍隊,“我沒有預料到伊拉克安全部隊會在伊拉克北部潰敗……這相當於預測作戰意願,而那無法估量”。
  不願幫助巴沙爾
  奧巴馬沒有提及美方責任,卻把“伊斯蘭國”崛起歸咎於敘利亞。他說,伊拉克戰爭期間,在伊拉克部族的幫助下,美軍已打垮了“基地”組織,迫使其轉入地下活動。
  “但過去幾年,在敘利亞內戰的混亂中基本上有大片領土完全處於失控狀態,使他們(極端武裝人員)能夠重組,利用這一混亂,”奧巴馬說,“因此,這裡已成為全球範圍內極端武裝的起源地。”
  指責敘利亞局勢動蕩的同時,奧巴馬卻不願幫助敘利亞政府實現穩定。他說,他已認識到在反對巴沙爾政權的同時打擊“伊斯蘭國”所面臨的矛盾,承認美方空襲行動令巴沙爾政權受益。
  “我們不會幫助實現巴沙爾執政下的敘利亞穩定,”他說,“敘利亞要維護統一,不可能由巴沙爾來主導整個過程。”
  總是“美國領頭”
  奧巴馬提及,“伊斯蘭國”已變得“非常善於”利用社交媒體,從歐洲、美國、澳大利亞和其他一些穆斯林國家招募新人。
  他強調,軍事打擊“伊斯蘭國”的目標是:“我們必須要擊退他們,壓縮他們的空間,追剿他們的指揮和控制層成員……切斷他們的資金鏈,阻止外國武裝人員的加入。”
  “那麼做符合我們的利益,因為‘伊斯蘭國’代表著某種混合體,不僅是恐怖組織,而且有領土野心,還有某些軍隊策略和戰術。”
  問及儘管組建了一個打擊“伊斯蘭國”的大規模國際聯盟、但似乎美國包攬了大部分任務時,奧巴馬回應:“總是那樣。”
  “美國領頭,”他說,“我們有其他人沒有的能力。我們的軍隊是世界歷史上最好的。當全球其他地方有麻煩時……他們不去找俄羅斯,他們來找我們。”
  本版文字:新華社發
  分合
  敘極端組織欲“化敵為友”抗美
  英國媒體報道,隨著美國及盟友的空襲持續,“基地”組織敘利亞分支“救國陣線”正醞釀與極端組織“伊斯蘭國”達成和解,聯手反美。
  敘利亞衝突中,“救國陣線”與“伊斯蘭國”內鬥不止,“基地”曾宣佈切斷與“伊斯蘭國”的關係。
  聯合“應戰”
  美國及其盟友本月下旬開始在敘利亞境內發動空襲,目標不僅有“伊斯蘭國”,還包括被美國列為恐怖組織的“救國陣線”。
  “救國陣線”領導人阿布·穆罕默德·喬拉尼28日通過互聯網發表一段錄音,對美國等西方國家民眾發出威脅。他說,西方國家民眾如果沒有阻止政府繼續在敘利亞境內發動空襲,將面臨慘重代價。一天前,這一組織發言人聲稱,空襲行動是對整個宗教發起的戰爭。
  英國《衛報》28日援引“救國陣線”一名高級成員的話報道,“救國陣線”與“伊斯蘭國”正舉行“戰事對策會議”。僅26日一天,“救國陣線”就有73名武裝人員轉投“伊斯蘭國”陣營,預計今後幾天會有更多人這麼做。
  《衛報》報道,敘利亞反對派陣營中一些極端勢力對眼下局勢越來越憤怒。他們先前期望借助西方國家空襲削弱敘政府軍實力,未能遂願,如今卻發現自己成為空襲目標。
  “我們過去3年中一直呼籲這類空襲,當它們來臨,卻發現它們不是在幫助我們,”一個極端勢力的高級成員說,“人們已經失去信心,他們憤怒。”
  早有趨勢
  “伊斯蘭國”曾是“基地”組織分支,勢力壯大後逐漸擁兵自重,拒絕宣誓效忠“基地”頭目艾曼·扎瓦希里。“伊斯蘭國”頭目巴格達迪去年聲稱將與“救國陣線”聯合“建國”,遭到喬拉尼拒絕,後者重申效忠扎瓦希里。
  不久,一度將推翻敘政府作為主要目標的“伊斯蘭國”和“救國陣線”內訌不斷。“基地”今年2月宣佈切斷與“伊斯蘭國”關係。
  一些政治分析師認為,兩個組織“化敵為友”事實上早有徵兆。在遭受美軍空襲前,“救國陣線”已經面臨困境,人員不斷流失到“伊斯蘭國”。
  接近“伊斯蘭國”的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記者,美軍空襲讓越來越多“救國陣線”武裝人員意識到,有必要與“伊斯蘭國”消除隔閡,共同迎戰西方國家。
  “救國陣線”一名指揮官先前在極端組織互聯網論壇上回答支持者有關空襲的提問時說,不管兩個組織之前發生過什麼事,“他們仍然是我們的兄弟,我們之間的意識形態紐帶比任何東西都要緊密……我們準備好與他們並肩作戰”。
  一名“救國陣線”前成員告訴路透社記者,空襲讓“伊斯蘭國”變得更加強大,“‘救國陣線’形勢非常危急,是時候結束了,扎瓦希里必須勇敢一點……理解形勢,這是一個新時代”。
  聯合方式成難題
  儘管兩個極端組織有聯合的現實意義,但以什麼方式聯合是擺在雙方領導層之間的難題。
  接近“救國陣線”領導層的一名消息人士說,“救國陣線”內部的強硬派人物正推動與“伊斯蘭國”和解,但喬拉尼“決不願意和解”。這名消息人士說,如果“救國陣線”同意與“伊斯蘭國”聯合,那就說明“這是來自領導層、即扎瓦希里本人的直接指令”。
  路透社援引分析師的話報道,“救國陣線”和“伊斯蘭國”的聯合大致有兩個選項,即聯盟或合併。
  因“伊斯蘭國”頭目巴格達迪自詡“國王”,合併將意味著這一“基地”組織分支完全被“伊斯蘭國”吸收;因“救國陣線”的實力和影響力明顯不如“伊斯蘭國”,即使是兩個組織搞聯盟,“救國陣線”的行動實質上也將從屬於“伊斯蘭國”,進而進一步將“基地”組織的影響力轉移給“伊斯蘭國”。
  消息人士說,上述決定應該由扎瓦希里本人作出,各方期望他不久能發表聲明闡明“基地”組織立場。
  俄無意助美打擊“伊斯蘭國”
  儘管美國和俄羅斯都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視為敵人,但這並不意味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美國費盡口舌試圖勸說俄羅斯共同打擊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武裝,俄羅斯卻一再劃清界限,拒絕“入伙”。
  分析師認為,雙方無法剋服缺乏互信的根本問題,又無法就共同應對恐怖主義威脅的途徑達成一致。所以,即便美方從外交、民間等多個渠道展開游說,俄方依然不為所動。
  一名不願公開姓名的美國官員28日告訴路透社記者,俄羅斯拒絕加入美國主導的軍事行動,理由是俄方認為空襲必須獲得敘利亞政府或聯合國認可。美方持不同觀點,因此雙方無法達成一致。
  同時,俄羅斯懷疑美國打擊“伊斯蘭國”的“隱藏動機”是間接幫助敘利亞反對派武裝推翻巴沙爾·阿薩德政府。
  這一疑慮似乎正得到證實。自2011年3月敘利亞危機爆發以來,美國一直支持敘反對派推翻巴沙爾政府,但沒有直接插手,僅向反對派提供援助。不過,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丁·登普西26日宣佈,需要培訓大約1.2萬至1.5萬名敘利亞反對派武裝人員,以奪回眼下被極端武裝“伊斯蘭國”控制的敘東部地區。這是美國首次明確表態將扶植敘利亞反對派。
  上周,一群經常充任兩國政府顧問的俄美外交政策專家在莫斯科開會,俄方專家包括知名政治學者、政論雜誌《全球政治中的俄羅斯》主編費奧多爾·盧基揚諾夫。
  盧基揚諾夫說,俄羅斯“沒計劃,沒欲望也沒興趣”參與任何美國主導或發起的行動。俄方認為極端組織和恐怖主義在中東蔓延的混亂現狀在很大程度上源自美國10多年前“瘋狂而不計後果”地入侵伊拉克。
  “不可避免”涉及俄羅斯
  一些政治分析師認為,美國勸說俄羅斯加入打擊行動確實困難重重,不過一旦俄羅斯加入行動,可能從中獲益。
  數據顯示,在敘利亞空襲中斃命的極端組織武裝人員不少來自俄羅斯車臣共和國。如果這些人返回俄羅斯,將對俄羅斯安全構成威脅。
  美國迄今沒有明確“邀請”俄羅斯加入為打擊“伊斯蘭國”而組建的國際聯合陣線。不過,不少美國官員認為,俄羅斯是中東重要“利益相關方”,不論敘利亞、伊拉克還是其他議題,美國在這一地區的行動都會“不可避免”地涉及俄羅斯。  (原標題:奧巴馬承認低估“伊斯蘭國”)
創作者介紹

ju37juqqf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